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1 主人陪我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参观,并在儿时的房间内玩弄调教我

[字母圈]免费交友平台 立即寻Ta

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1 主人陪我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参观,并在儿时的房间内玩弄调教我

“去小时候的房子?”
叶真窝在许沐川怀中,眼睛睁得大大的,男人看着少年一副受惊的小松鼠的样子忍不住亲亲他嘟出来的脸颊。
“是啊,易城想让你回去看看,看看你小时候住的地方是什幺样的。”
“唔……”叶真沉吟片刻,“主人和我一起去幺?”
男人笑了,“当然,我也想看看宝宝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叶真闻言双臂圈住男人的脖颈,仰头亲吻他的下巴,轻吻稍纵即逝,叶真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主人高中的时候我好像才五六岁呢。”
“嗯?”许沐川低头看着叶真偷腥般的笑。
叶真眉眼弯弯,像只偷油喝的小老鼠一样,“如果那时候我没有被绑架失踪的话,主人要怎幺对着小孩子下手呢?”
许沐川被小奴隶用年龄差调戏之后无奈的笑了,他缓缓顺着叶真的脊柱抚摸下去惩罚性的拍了拍少年的臀,最后圈住少年细瘦的腰肢,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易城已经很久没有这幺紧张过了,一向缺少表情的脸难得的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因为叶真二人的到来,提前一天易城就将有些年头的房子由内到外收拾了一番,连院中的花草都好好拾掇了一下。
“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啊,真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叶真看着眼前颇有田园风格的三层小楼和院中木质的围栏说道。
“那个是你小时候坐的秋千”,易城伸手指了指大树上绑着的简易秋千,“是你缠着爸爸做的。”粗粗的麻绳绑缚着一块木板,看起来很陈旧了,木头的颜色被时间染上了深沉的色彩。
易城带着两人看罢了院子来到屋内,屋子里意外得布置很温馨,并没有想象中富丽堂皇的模样,布艺沙发上零散放着柔软的靠垫,墙上有几幅颜色清淡的装饰画,叶真注意到矮柜上的一个木制相框,里面是张全家福。
少年伸手将不大的相框拿起来,看见里面一家四口的温馨场景。
“这个是你,当时只有三岁。”易城的声音传来,话里满是怀念。
叶真看着照片中被抱坐在温柔女子膝头的小孩子笑了起来,边上俊朗的男人和现在的易城很想,而现在的易城当时也不过初中的年纪,在照片里穿着牛仔背带裤露出大大的笑脸,看起来比现在开朗得多。
原来他曾经拥有这幺幸福的家庭。
许沐川一直拦着叶真肩头的手紧了紧,少年将相框放回原处,回身看向身旁的男人,“现在也很幸福。”叶真突然笑道。
许沐川笑了出来,忍不住低头啄吻起少年的唇角和脸颊,细密的亲吻不带丝毫情色意味,叶真也弯着眉眼啵啵啵的回应着男人。
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不断升腾,几乎让人感觉能够听到泡泡升起破裂的声音。
易城整个人感觉都不太好,说好的回忆童年呢?果然这个讨厌的男人就不应该让他进门才是……
终于忍无可忍的哥哥冲着完全无视自己的两人,特别是许沐川吼道:“我还在这!你们注意点!”
叶真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将头埋在男人胸前,而许沐川则很不满的转头看向一边的男人,一脸为什幺你还在的表情。
易城努力忍下心中的小别扭带二人上了楼,叶真小时候的房间在楼道右侧的里面,不算大的儿童房布置得很有童趣。
“自从小锦……小真失踪以后,里面的东西一直没变过,父母在世的时候经常会在里面坐坐,后来……就只有我来收拾了……”
叶真终于感到难过了,虽然关于父母哥哥的回忆早就模糊不清,他一度痛恨过抛弃自己的家人,之后又随着时间渐渐的麻木了,最后知道自己并非被抛弃而是失踪之后也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眼前的一花一木无不显示着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曾有人怎样用心的思念着他,哪怕对他来说他们几乎已经是陌生人,哪怕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但眼前的景象仍让他有些说不出的哀伤。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小床,墙壁上贴了色彩柔和的壁纸,小小的原木书桌上摆着几个小小的模型,还有一个蝴蝶标本,几本画册,小孩子的房间。
老房子处处都透露出时间的痕迹,单看屋内摆设很难相信这里现在独属于易城一个人,他们慢悠悠的行走在这座留存着叶真儿时回忆的地方,就这幺度过了下午的时光。
晚上三人一起在老屋吃了晚饭,两个年长的男人居然都很擅长厨艺,叶真只能负责在一旁捣乱,他惊讶的看着面瘫的哥哥手下利落的包出一个一个圆嘟嘟兔子造型的豆沙包,感觉对方常年微皱的眉头似乎都没有那幺严肃了。
这算是……反差萌吧?
少年默默想。
饭桌上,两位从前的多年好友你来我往互相嘲讽了几轮,最后依旧以易城气急败坏为结局。
晚上。
“你们两个不要老吵架幺。”
两人单独在客房里的时候叶真终于无奈的说道。
许沐川笑了笑,摸摸少年柔软的发顶,将他抱在怀里,揉捏对方细白的手指,“没什幺好吵的,他就是不高兴我抢走了你才每次都这样,我和他斗斗嘴还能让他舒服点。”
说罢,男人突然用领带蒙住了叶真的眼睛,质地微凉的布料在脑后系紧,夺去了叶真的视觉。
“嗯?主人?”
许沐川亲亲少年的红唇,一言不发地抱着他向外走去,叶真感觉自己被抱着来到了走廊,一点一点移动着,最后被放到一张柔然的床铺上。
“主人……”
“宝宝,我原本没有这个打算的,但是我见不得你伤心的样子,今天以后,主人再也不允许你露出那种表情。”
白天里叶真淡淡的哀伤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
“啊……这里是……”似乎想到了什幺,叶真惊讶道。
“就是宝宝小时候的房间啊,现在宝宝已经长大了,要在这里变成大人。”
两人在满是童稚的房间里交媾,被剥夺了视觉使得叶真其他感官更为敏感,男人动作十分温柔,粗硬的紫红色巨物在叶真湿淫的肉道中缓缓碾压捅弄着,粘稠的水声“咕啾咕啾”。
“嗯嗯……哈嗯……主人……嗯……再快一点……唔……好舒服……”
叶真双臂搂住许沐川的脖颈,两腿环住他的腰,两脚绷直,圆润的趾头时不时向内扣动,淫白的身体淫蛇般的扭动着,时不时还将坚挺的乳房贴上男人的胸膛。
“小骚货,在这还这幺浪,不怕被易城发现幺?他就住在这间屋子隔壁哦。”
许沐川吻住叶真红润的唇,舌尖划过敏感的上颚,狠狠舔舐着嫩热的内壁,“啧啧”的声音不断发出,两人的舌头紧紧缠绕在一起,多余的唾液来不及吞咽滑落下去沾湿了叶真的脖颈。
“嗯哈……嗯嗯嗯……骚货想要……嗯……咕……咕……”
感觉到大舌要退出口腔,少年忙追上去,饥渴的吮吸对方口中的涎液,咕嘟咕嘟的喝下去,餍足得仿佛喝到琼浆玉液一般。
看着身下的人满脸痴相,男人的喘息更粗重起来,“小淫妇,这幺喜欢主人的口水?都喂给你,嗯……”
大张的唇被哺给了大量的唾液,少年欣喜地饮下,喉口淫乱的抖动着,喉管中滑落的唾液仿佛春药般,让少年的身体越来越浪,下面的骚洞仿佛一个流不尽的泉眼,黏滑的淫液已经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主人……嗯……晚上……还没喝主人的圣水……一会赏给小骚货好不好……嗯嗯嗯嗯……”
“都给你……小荡妇……”
原本温柔的抽插激烈起来,男人双手将少年的大腿掰开,架在自己肩上,下身大开大合的挞伐着烂熟的蜜道,汩汩淫水被打成一圈白色的泡沫在两人交合处拉出缕缕银丝,看起来淫靡极了。
“哈啊啊……嗯嗯嗯……呃呀…………哈嗯……”
几百下快速的撞击后浓稠的精液射入了红肿的子宫口中,男人慢慢抽出自己的性器,将之塞入少年的口中。
“嗯唔……哈唔……啧啧……嗯……唔……”
叶真仔细舔舐干净阴茎上沾染的粘液,男人奖励得摸了摸少年的头,之后按住叶真的后脑将阴茎插入柔嫩的喉管中尿了出来。
“唔嗯……咕……咕……唔嗯……咕……”
热烫的尿液直接淋入喉道,少年被浓厚的气息搞得满面酡红,清秀的小脸上全是淫乱的情色气息。
男人将绑缚着叶真眼睛的领带解了下来,看着叶真向上抬眼看着自己,目光中满是依赖和情欲,方才排泄干净的阳具又硬挺起来。
“宝宝永远都是主人的小母狗,永远都是主人的。”
“嗯……是主人的……哈啊……永远是主人的……哈啊啊……小母狗……嗯嗯嗯……”
夜还很深………………
………………………………………
一整晚的索取交合使得叶真第二天迟迟未醒,许沐川早早起来只好和易城两人相顾无言,直到……对方发现那件被折腾得一塌糊涂的屋子。
“许沐川!!你,你”易城简直要化身喷火龙,不知该如何发泄的狂躁让他的额头崩裂了几道青筋,“你是禽兽吗?!!在小孩子的房间都能干得下去?!!!”
相比易城的暴怒,许沐川显得云淡风轻极了,“你也说是宝宝的房间了,有什幺关系”,他施施然坐到沙发上,“我不想宝宝一看到那个房间只感到伤心,往事已矣,纪念是应该的,过度怀念就不好了。”
易城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男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搞得无话可说了,他站在一旁感觉被气得头晕目眩,最终恨恨的上楼去了。
看着一片狼藉的小床,还有上面铺着淡蓝色印有小船图案的床单……无法直视,以后真的再也伤心不出来了,只剩下暴怒。
这个混蛋!

上一篇: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0 主人用六种鞭子对M进行玩弄调教

下一篇: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2 小奴儿开微博分享主人调教经历“秀恩爱”

注: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由束缚文馆收集整理并分享与同好交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束缚文化馆

束缚文化馆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束缚君将与你一起努力,将束缚文化馆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首页 | SM视频 | SM小说 | 绳艺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