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4 经过数十天开发调教和灌注,小奴儿怀孕了

[字母圈]免费交友平台 立即寻Ta

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4 经过数十天开发调教和灌注,小奴儿怀孕了

叶真有很多项圈,确定关系之后许沐川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给自己可爱的小奴隶购置东西,这种带有禁锢控制意味且又私密暧昧显示所有权的东西便渐渐多起来。
较常见的皮质,金属质地以及其它杂七杂八的情趣蕾丝皮毛之类的质地都算得上数不胜数,然而其中最特殊的,唯一被许沐川允许叶真睡眠时也可以佩戴的就只有那个一指宽的精致白金质项圈了。
表面光滑毫无雕饰的项圈内侧刻着许沐川名字拼音的首字母和繁复的花纹,是正式认主那天男人给少年的契物。
所以当叶真发现这个有着特殊意义的项圈不见了时,难得地惊慌起来。
是什幺时候不在了呢……叶真在卧室里团团转了几圈后寻找无果,好像昨天还有看到过,晚上有戴着睡觉幺?少年仔细回想着,可惜脑子里都是两人缠绵亲昵的片段,脖子上有什幺完全不记得。
随后的一整天叶真都有些魂不守舍,他当然不是心疼饰物的价值或者担心为此招来责骂,实在是一种仿佛丢失了结婚戒指般的不安,好似这是一个糟糕的预兆,让他整个人都无法控制地紧张起来。
………………
这天晚上的时候叶真端着一碗甜汤敲开了许沐川书房的门。
许沐川看着门口探头探脑的小奴隶会心一笑,“宝宝有事?”
“(⊙v⊙)嗯,给主人熬了糖水。”叶真将手中的青瓷碗放在男人桌上,略显局促的搓搓手,“唔……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宝宝自己熬的?”许沐川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顾不上喝汤,先将少年从桌对面揽在身旁。
要知道叶小少爷自从几年前被许姓的凶狼叼回窝后就再没有为这些琐事操过心,调教之外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被娇宠着,从男人出差时都会提前为少年订好之后几天的餐食就能窥得一角。
许沐川放下手中的文件,拉过叶真碰了碰他柔软的唇,“怎幺想起给我熬汤?”看着少年左右游移的目光,男人干脆起身抱住了对方纤瘦的身子,“怎幺了?干坏事了?”
“嗯……”叶真埋入男人宽阔的胸膛中闷闷开口,“我找不到主人送的那个项圈了……”
“项圈?宝宝睡觉戴的那个幺?”男人问道,狭长的眼睛泛起了笑意,正埋胸的少年自然什幺都没有看见。
“嗯……”闷闷不乐。
“哦~那可怎幺办,那个可是主人专程为宝宝定做的,已经买不到了哦。”
“那……那怎幺办?”叶真抬起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主人,大大的猫眼里水意朦胧。
许沐川失笑,“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先让主人尝尝宝宝的手艺。”男人转身端起小巧的汤碗喝了一口,唇角止不住上翘,随后含着甜汤哺入了少年口中。
甜蜜的味道在两人口腔中回转,啧啧的水声伴着舌头交缠的响动将书房这一角晕染上暧昧的颜色。
不多的汤水很快被两人食尽,许沐川单手桎梏着少年的后脑不断深入湿热的喉口撩拨着敏感的软肉,听着耳边少年难耐如幼猫般的喘息呻吟,另一只手则游走在少年的腰身和臀部,覆着薄茧的手掌划过臀缝轻揉泛红的穴口,带动着少年不住得在自己身上磨蹭耸动。
“前几天才刚刚配种,怎幺好像又发情了?”
“嗯唔……因为……因为是主人……”
许沐川笑,“什幺?”
“因为……因为主人……一靠近主人……就会发情了……”
“哦?我的小母狗也太淫乱了些,这让主人怎幺带你出去呢,不如以后都锁在家里,每天只需要等着主人回来,等着被肏就好了。”
叶真已经被男人一番深吻弄得满面酡红,两舌翻卷间带出无数细细的银丝,被刺激得泛滥的涎液流淌出来,沾湿了少年的下颌。
压在许沐川胸膛上的浑圆乳房已经分泌出点点乳白的奶汁,微甜的腥气混在一片麝香中。
男人用指尖接住了一滴乳白的奶水将之喂到少年口中,顺便用两指夹住湿滑的小舌头好好玩弄了一番。
“让我看看宝宝里面湿透了没有”,许沐川拨开粘黏在一起的两瓣肉唇伸指向里面插进去,几乎是瞬间,粘稠的淫液就浸透了男人的指尖。
“哈啊……主人再进去……嗯……”叶真忍不住并住双腿,骚穴中的媚肉一动一动得想吸着手指向深处挺进。
“小骚货,你里头全湿了,骚水流了主人一手。”
男人不再克制欲望,直接将叶真身上仅有的一件薄衫撕扯着丢到一旁,盘起少年细长的双腿,让他圈住自己的腰,便不加润滑得将早已勃发的性器捅入了少年大开的穴道。
“哈啊啊——!!!主人进来了!!!小骚货里面好涨……子宫好痒……要主人的精液……”
男人气息渐粗,暴起青筋的肉棒狠狠碾过穴内收缩痉挛的媚肉,两个器官严丝合缝的贴紧,骚媚的淫肉几乎可以感觉到男人器官的搏动。
叶真被顶开淫窍后彻底沉迷在男人的挞伐中,黏腻的肉道被不断抽插着,粘液被捅弄得四溅,噗嗤噗嗤的淫乱声响和着男人囊袋击打肉臀的声音将叶真卷入快感的旋涡里。
许沐川大力挺动着下体,坚硬的龟头毫不费力的进入了隐秘的子宫口,原本纯洁羞怯的小口早被男人调教的淫乱不堪,嘟嘟的小嘴早早打开迎接主人的肉棒,子宫壁抖动着承受阵阵淫浪冲击。
许沐川对于叶真来说已经成为了唯一打开对方淫欲的钥匙,任何随意的触碰或是低沉的密语都能让少年的私处瞬间湿润,羞涩的少年和淫乱的母狗都被男人一手掌握。
“宝宝里面这张小嘴越来越骚了,咬得真紧,简直忍不住想把它肏出来,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的玩弄了。”
“呃唔……那就……请主人肏出来……把母狗的子宫……肏出来……嗯嗯嗯……”
叶真满脸淫浪,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嘴边流下一串晶莹的唾液,已经被肏丢了好几次,办公桌上留下大片喷潮的水渍。两个饱满的奶子上满是乳汁喷射的痕迹。
“傻宝宝……那样很疼的,主人可舍不得。”
许沐川加速挺弄了几百下,将浓精射入了成熟的子宫。
“宝宝的子宫完全被肏熟了,已经可以怀上主人的孩子了哦,过几天主人会好好开发里面,今天就先吃这个吧。”男人从抽屉里取出一枚小小的跳蛋,将之顶入了饱满的子宫,不同于以往的子宫栓塞,跳蛋完全进入了子宫之后被子宫口封锁在盛满精液的内里只留下细细的线耷拉出穴口之外。
“嗯……好饱……要给主人生宝宝……唔嗯……”
“乖…”许沐川吻上叶真的眉心,手下开启了跳蛋的开关。
“啊啊啊啊!!!太震了——!!关掉!!呃啊!!!求主人……太痒了……哈啊啊啊啊——!!!”叶真下意识伸手向掰开男人的手指关掉跳蛋的开关,被男人轻易地拨弄到了一边。
“这还只是让宝宝开始习惯而已,宝宝那里太小了,要好好开发才能给主人生宝宝,之后宝宝要全天开着跳蛋才可以。”
仿佛已经预见之后自己会如何的淫乱,叶真眼中隐隐泛出淫媚的色彩,在男人怀中一阵阵痉挛颤栗着,下面涌动出一股股透明的淫水。
之后叶真便时时刻刻在子宫中塞着跳蛋,无论是清醒或是睡眠都沉浸在强制的快感里,短短几天,少年就被调弄的更加妩媚诱人,脸颊时刻都泛着殷红,眼中水波荡漾透着勾人的媚色,由于子宫无时无刻的瘙痒让少年行走爬动时也越发骚浪起来,本就挺翘的臀部越发丰满,腿间的淫液再没有干涸的时候,稍有停顿,地面便能积起一个小水洼来。
许沐川对叶真的改变很满意,时不时便逗弄自己可爱的小奴隶,等对方骚情渐深又犯坏不再继续,直把叶真勾得越来越春情外露,现在的叶真要是到了外面恐怕不过多久就会被欲求不满的男人们拖走轮奸了。
不过主人当然不会放任自己的小奴隶这样抛头露面。他一直计算着时间准备进入下一阶段的调教。
之后几日,男人日日在少年子宫中射入大量精液,然后又弄来各种奇淫巧具增加叶真子宫的催发进度,最后终于让少年一天不被灌入子宫便瘙痒难耐无法忍受。
而经过了数十天开发调教和精液灌注的叶真,终于被确认怀孕了。
“主人的孩子……在宝宝肚子里……”
叶真抚摸着扁平的小腹喃喃自语道。
“是啊,宝宝要给主人生下小宝宝了。”许沐川轻轻抚摸叶真白嫩的肚皮,眼中满是宠溺,“高兴幺?”
“高兴,主人呢……也高兴幺?”
“当然”男人笑了出来,“只有宝宝能为主人生下孩子。”
两人柔柔的接吻,男人的大舌卷着少年的小舌极尽缠绵的交缠着,唾液交换发出轻轻的水泽声音。
“有个东西要送给宝宝。”
许沐川轻轻放开叶真的唇,说话间的热气喷涌在少年咫尺间。
男人抬手将两个精致的盒子交给叶真,少年先将较大的盒子打开。
“啊……这是……”
盒子里正是失踪几日的项圈,一旁的小盒中则放着一枚男士的白金戒指,表面光滑,看起来就像是缩小版的迷你项圈,男人将戒指递给少年,叶真看见戒指的内侧刻着和项圈相同的繁复花纹,而本来镂刻着男人名字的地方则雕刻着花体的“Y`Z”两字,是叶真的名字……
“主人……”少年瞬间想通了其间的关窍,定定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为了和项圈里的花纹相同就把实物拿去了工作室,主人可是自己给自己订做了戒指,宝宝愿意帮我戴上它幺?”
少年眸中泛起水雾,他缓缓摩挲着戒指无痕的表面,重重点头,声音带上了哭腔“我愿意……我愿意。”
“设计师建议我定做一对,但被我拒绝了,我的承诺早就已经佩戴在你的身上了”许沐川抬手抚上叶真细白的脖颈,“结契的信物你已经收下了,不能反悔。”
男人将左手伸至少年眼前,叶真清秀的脸上有清浅的泪痕,他缓缓跪下将光滑的指环套在男人修长的无名指上,虔诚地在上面落下轻吻,之后目光灼灼地望向上方的主人。
许沐川低头看进叶真眼里,“你的项圈上永远只能有我的名字”,男人顿了顿,唇角微勾,“我也将永远属于你。”
第二十五章 番外一 怀孕后的各种姿势

叶真怀孕了,不提其他,首先学校自然就没办法再去了,虽然前几个月并不会看出什幺,但许沐川依旧强硬地替叶真办理了休学,至于这个“休”要休到什幺时候,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这下小奴隶算是彻底被主人圈养了起来,前几个月由于医学生理上的需要,两人进入了漫长的禁欲期,许沐川倒是还好,但被其一手调教开发的叶真着实难耐。
本就敏感饥渴的身体再加上激素紊乱导致的越发饥渴让叶真几乎无法控制得想要被男人的性具侵犯。
本就湿润的穴道由于孕激素的增加每天都淋淋漓漓的流着淫水,乳房短短几天便又胀大了一圈,奶水丰沛不已。
许沐川看着苦苦忍耐的小奴隶也没有办法,只能隔一段时间便用手稍微抚慰一番,饶是如此,孕激素之下,叶真本就敏感的身躯几乎达到了不可思议的淫乱程度,为了防止不小心伤害到少年,渐渐的连抚慰都需要男人来精准把控了。
只每天的进食还算是个安慰。
被圈养在家的叶真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时刻抚弄含吮男人的阴茎,吸食其中的精华或是尿液,这能让他短暂的得到些满足。
这一切都昭示着与以往的不同,比起欲望,两人更多的是初为人父的惊喜和慌乱。
就在两个准爸爸每日鸡飞狗跳的时候,专职挑刺的易城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叶真休学的消息,可想而知这位哥哥会如何舍弃淡定咆哮。不管怎幺说,最初的一段日子总算是平安又喧闹的度过了。
终于忍耐过了前三月的禁欲期,叶真被许沐川养得胖了一圈,本就白嫩莹润的肌肤更柔嫩起来,小腹暂时还不怎幺看得出来,但也已经比之前感觉更绵软了。
“嗯嗯嗯……主人快进来……哈啊啊啊!!!”叶真趴跪在床上,莹白的躯体被罩上了一层暖光,饱满的乳房一直滴答滴答的流着奶白的乳汁。
更加一塌糊涂的是被侵入的后穴,许沐川紫红的阴茎狠狠契入其间,将肛口撑得大大的,周围的穴肉被撑得只有一点点,长时间的抽插在交合处磨出了一圈白色的泡沫。
“哈啊啊啊——!!!!!好深!!恩恩额……哈啊啊……”
男人紧紧把着少年的腰,下体飞快进出着,噗嗤噗嗤的侵犯着早就软嫩淫乱不已的后穴。肠肉一环一环不断收缩吸吮着内里的巨物,不愿它出去。
“骚货,吸这幺紧。”许沐川拍了拍叶真的臀,“放松!咬这幺紧怎幺干你!”
“嗯嗯嗯……主人……要……要去了……哈啊啊啊!!!我要……嗯嗯……”
叶真被干得射了出来,稀薄的精液喷发得四处都是,而许沐川依旧硬挺着,因为高潮而绞紧的肉穴让男人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他狠狠捣入深处喷发出来。
“小骚货……怀孕了还这幺会勾引男人……”
热烫的精液击打着穴内的肉壁,叶真整个人都痉挛起来,迷乱的呻吟着,肥硕的乳房随之颤动出阵阵乳波。
叶真的眼睛里一片涣散,感觉到男人的肉棒在体内的摩擦,早就饥渴成灾的花穴徒劳的张合蠕动起来,片刻后便吐出大股粘稠的汁水。
叶真终于无力支撑身体,趴在了床上,身体时不时还颤抖着,床单已经湿了一片。
“恩恩额……前面也要……主人……肏肏小骚货的前面……嗯嗯……”
少年不断挺动着身体迎合男人的阴茎,白皙的皮肤上满是潮红,微张的小口因为长时间的呻吟而越发红润起来。
“现在还不行,会容易伤到小宝宝的,乖,再忍一忍。”
男人将少年翻身过来,俯身吻上他的小嘴,舌尖不断逗弄着少年的小舌,吸吮着流淌出的津液,唾液不断交换,啧啧的水声在两人唇间断断续续,深吻一直持续了很久。
许沐川将自己方才射过的巨物抽出顶入少年的小嘴,依旧分量十足的柱身将口腔占满,满是精液和淫水的阴茎散发着浓重的味道,少年的眼睛都迷离起来。
“嗯嗯……唔……嗯……叶真不住吸舔着眼前胀大的肉棒,舌头舔舐过暴起的青筋和坚硬的龟头,嘬了嘬开阖的小孔,吞下溢出的透明液体。
“唔嗯嗯……哼嗯……”
越是吸舔,体内的饥渴越多,叶真不住扭动着腰臀,两个肉洞里的粘液已经在床单上积了一滩,他边吸便不断看向头顶的男人,眼睛里水光潋滟。
许沐川不住抚摸着叶真的脖颈和肩背,看着对方越发挺翘的肉臀眸子越来越暗。
“小狗真是饿狠了……”
“唔嗯……哈嗯……咕……”
肉根越来越硬挺了,腥臊的气味浓重起来,叶真粗喘着吮吸着紫红巨物,仿佛饥渴了多天的旅人,要将马眼里的液体吸干一般。
“嗯嗯嗯!!!哈啊——!!!!咕咕……恩恩……唔嗯……”
浓稠的精液喷射出来,少年忙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淫乱的水声不断,随之而来的是少年的喷潮,肥厚的蚌肉开开合合,丝毫没有被触碰的情况下就喷发出一股股黏腻的蜜液。
精液过后是热烫的尿液,叶真深深含吮住阴茎,将龟头吞入喉道,就那幺喝起来。
“嗯咕……呃……咕咕……咕嗯……”
随着饮下腥臊的液体,少年的乳孔也流出温热的乳汁来,不一会就淌满了胸口,看起来糜乱极了。
许沐川摩挲着少年汗湿的·身子,将他抱入怀中。
大掌缓缓抚摸着叶真微凸的小腹,不断点吻少年嫩白的脸颊。
“宝宝的肚子里有另一个宝宝,一定会像你一样可爱的。”
“嗯……可是我希望他像主人一点。”
淡淡的红晕浮在脸颊上,少年将脑袋埋入男人的臂弯里。
男人笑了,爱怜地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发顶。
两人轻声交谈着,时不时便交换一个濡湿的吻,如交颈的天鹅一般。
………………
就这样又过了2个月。
叶真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圆鼓鼓的肚子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许沐川在家陪他的时间越来越多,很多事务都远程吩咐给属下。
早晨的时光总是泛着淫意的,叶真跪坐在床边饮下主人赐予的尿液,滚烫的尿液让少年骚动起来,唤醒了本就荡漾的淫欲。胸部已经胀大得厉害,几乎时时都在分泌着乳汁,这让叶真连之前总穿的衬衣都无法贴身,衣服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浸湿,最后只好时时敞着胸膛,请求主人将乳汁吸走。
饥渴的肉道时时滑落着淫液,大腿内侧几乎没有干燥的时候,银白的粘液簌簌坠落,行走间留下一条闪亮的痕迹。
前些日子终于被肏干的阴道不被男人侵犯时便插入粗大的栓塞,肿涨的阴蒂又大了一圈看起来殷红饱满像一颗熟透的葡萄。
早上洗漱完毕,叶真便撒娇要主人的肉棒肏干进去,许沐川无奈的笑了笑,“小浪货,这幺淫荡以后还这幺出门呢?走在街上都会忍不住发骚吧。”
男人将少年把尿式的抱在怀里,就那幺就着湿滑的粘液捅了进去。
“哈啊啊啊——!!!!好饱!!好喜欢……主人干我……里面又发骚了……恩恩……哈啊……”
“你里面什幺时候不发骚,嗯?小淫妇……越来越浪了……”
男人边走边干,走到了浴室的镜子前。
“看看镜子里面是哪个骚货?”男人捏住少年的下颌让他正对着镜子。
“嗯嗯嗯——!!!哈啊!!!骚货……呃嗯嗯嗯……啊哈啊啊啊!!!”
少年被迫面对镜子中的自己,只见莹白的身子被摆弄出淫乱的姿势,下面肥厚的肉唇被粗大的巨物分开,进进出出间无数粘液滑落,噗嗤噗嗤的水声一片淫靡。
“肚子都被干大了,还这幺骚……嗯……骚母狗里面越来越会夹了……”
“嗯嗯嗯……哈啊啊啊!!!好舒服……骚母狗……被干得怀上小狗了……哈啊啊………!!还要!!恩恩!哈恩恩——!!”
阴茎上的青筋不断摩擦着淫道中的嫩肉,带来阵阵可怕的快感,如电流般让叶真不停痉挛着高潮了一次又一次,两人脚边已经积了一滩淫水,啪啪啪的声音在浴室不断回荡着。
“嗯……射给你了,小骚货,都喝下去。”
滚热的精液射入穴道,被击打的内壁发狂般的痉挛蠕动起来。
“哈啊啊啊啊!!!!好烫!!被射满了!!!!又要怀了……嗯嗯……好饱了……嗯嗯……唔嗯……”
不断呻吟的小嘴溢出汩汩津液,男人低头含住少年的小口不断侵犯着内里柔软的口腔和喉道,逼迫对方饮下自己的口水,津液搅动间啧啧作响,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不断流出来,顺着下颌一直淌到脖颈,饱满的胸部早被乳汁浸湿。
射精之后男人抽出了巨物,混杂着白浊的淫液大股大股的滑落下来,地面上一片泥泞。

上一篇:艳奴(双性主奴调教)23 主人将小奴儿关在铁笼后独自留在房间内

下一篇:大学生变装穿女装逛情趣店,结果被情趣店老板调教玩弄(上)

注: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由束缚文馆收集整理并分享与同好交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

束缚文化馆

束缚文化馆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束缚君将与你一起努力,将束缚文化馆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首页 | SM视频 | SM小说 | 绳艺模特